免费茄子视频污app下载

“这个要便宜些,一匹只要四百文。”

这也很贵了好吗?

叶蓁咽了咽口水,迅速打消想要买一整匹布的念头,纠结了半晌,问道:“能零卖吗?”

“零卖?哦,小娘子的意思是裁开是吗?可以的,你要几丈呢?”

叶蓁心头快速换算起来,一匹等于十丈,一丈等于十尺,三尺等于一米。

唔,做三套新衣,需要多少丈?

这里的服饰不同于现代的简单,要复杂很多。

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的她,无奈之下询问了店铺伙计,得到了五丈这个令人心痛的数字。

虽然弟弟妹妹身形尚小,实际可能用不了这么多,但她还是买了五丈的。

多了总比不够强,如果有多出的,添些棉花还可以做床小被子,这几天她睡到半夜,偶尔会感觉冷。

她都感觉冷了,弟弟岂不是会更冷?

看着店铺伙计动作熟练的丈量,剪裁好布匹。

林令妍纯美靓丽照

叶蓁目光又移向店铺另一角,那里的桌上用竹篓盛放着许多软绵绵的棉花。

“那棉花怎么卖的?”她问道。

“这可都是上好的棉花,一斤只要二十文钱,小娘子要买几斤?”

求你别在说“只要”了好吗?叶蓁心中崩溃的想。

她想了想,说道:“我要十斤棉花。”

说完这句,一脸认真的看着店铺活计:“我买这么多东西,你给我便宜点吧,十斤棉花加上布,一共算我三百八十文如何?”

“哎哎,这可使不得,小本生意,本就不挣几个钱,而且这价钱也不是我定的呐。”

“这样吧,你要是愿意要,那边,看到了吗?那些可以当做添头送你。”

叶蓁顺着店铺伙计的手指看过去,看到了堆放在墙角竹筐里的那一堆碎布头。

眼见对方说的诚恳,叶蓁也没再坚持,肉痛的付了钱,和哥哥一起拎着买到的东西,以及那些碎布头,出了店铺。

叶铭之前在铺里时,全程都没说话,这会儿出了铺子。

他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心疼:“家里的衣服都还能穿,你买这么多布和棉花,让娘知道了,肯定要心疼了。”

其实叶蓁也心疼的不行,但她觉得这东西不能省,笑笑说:“这天越来越冷了,三郎的身体弱,买些布和棉花,让娘给他做身衣服,可别冻病了。”

成功分家,她花钱也少了几分顾忌,更何况,现在花钱,都是为了之后能赚到更多的钱!

叶铭皱了下眉:“那也不用这许多?”

“还有哥哥呀,我没记错的话,哥哥也没有厚实衣服吧?”叶蓁说完这句,不等叶铭说话,拉着他的衣袖就往前走去。

记忆中,以往每到寒冬时节,哥哥都很少出门,因为没有厚衣穿,如果不小心生病了,那就只能自己扛着。

“哎呀,我今日要买的东西可不少呢,再磨蹭下去,就要晚了。”

叶铭心中既感动又心疼,最后也还是没忍心说妹妹,算了算了,说到底这些钱也是因为妹妹才能省下来的,她想花就花好了。

………

叶蓁顺着街道一路买买买,依次买了蒸笼,醋,白面,米,黑米,红豆,红枣,盐,蜂蜜,豆油等东西。

除了米面的价格,出乎她想象的低,盐的价格又出乎她想象的高之外,其他东西的价钱都还好说。

上次她时间有限,没能了解到这些,今日这一通买下来,心里对这里的物价,大概有了个数。

白面一斗四十二文钱,看似不便宜,但要知道,一斗重十二左右,也就是说,一斤白面的价钱,还不到四文钱。

至于大米,一斗三十六文钱,就更便宜了。

但是盐的价钱,和这两者相比,却要贵的多!

一斤盐的价钱就要四十文钱,注意,是一斤不是一斗!

而且这只是粗盐的价钱,她通过店家了解到,精盐的价钱还要贵上许多。

走出盐铺的叶蓁摸着下巴思索起来,唔,看来这里对盐的提炼,似乎还是比较…..?

打住!不能再想下去了,她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,在心中告诫自己。

这里可是封建社会,类似盐这种大杀器,还是不要触碰的好,毕竟她只是个升斗小民,还想多活几年呢。

此时,两人的背篓里已经装了不少东西,但叶蓁的脚步却没停,身后的叶铭看着妹妹欲言又止。

还要买吗?眼看妹妹没有停下的意思,只能无奈跟上。

顺着青石板路,叶蓁走到铁匠铺外,听着里面“叮叮铛铛”的敲击声,抬脚走了进去。

铁匠铺子有些简陋,靠外一点的地方,摆放着锻造好的锄头,菜刀等家常用具,靠里一点的中间,则是有一个明晃晃的铁炉。

一名中年壮汉,此时正不停的敲打着一块红红的铁块,瞧见两人进来,也没有招呼的意思。

好在站了小一会儿功夫,就有一名妇人从后方的小门内走了出来,看到两人,这妇人先是嗔怪的瞥了汉子一眼。

而后上前几步,招呼道:“小娘子这是想买什么?我家打造的东西,可都结实着呢,用上好多年也会坏的。“

“铁锅,有吗?”叶蓁问。

“有的,只是这铁锅可是贵物件,需要现打,小娘子可以先交了定钱,后日再来取。”妇人声音轻柔,话说的不紧不慢。

“一口铁锅多少银钱?”叶蓁问。

“二百六十文。”这话妇人是笑着说的。

嘶,这么多?

好吧,今日经历的刺激有些多,叶蓁最后也只是惊讶了下,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价钱。

付了五十文定钱,又买了把菜刀,两人出了铁匠铺。

站在门口,她目光四下看了几眼,很快看到了自己的目标,抬脚就往斜对面的铺子走去。

身后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叶铭:“……..?”

还没买完?

叶蓁这次走进的,是个卖瓷罐等物品的铺子,目光飞快扫过屋内的各色瓷罐,她很快选定了两种瓷罐。

一款是白瓷罐子,其上没有多余的花纹,另一款要稍微大一些,是青瓷罐子,两种的外观看上去都很简约。

指着这两种罐子,叶蓁扭头问道:“店家,这两种罐子多钱一个?”

屋内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店家闻言抬头,看了一眼后回答:“白色的一个三文钱,青色的四文钱。”

叶蓁想了想:“那白色的给我来二十个,青色的三十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