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幕网短视频官方下载

() 实际上,在与哪个部落合作上,叶赞这边也没有更多的选择,毕竟除了道缘至尊的部落之外,对其它部落也没有任何了解。当然,即便是道缘至尊的部落,叶赞到现在也没有更深入的了解,只是听对方提过几句大概的情况而已。但是,这并不影响两者之间的合作,反正只是发售千里传神而已,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交易合作。

“前辈说哪里话,这千里传神的发售,正要前辈的部落协助才行。”叶赞很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,而后又补充道:“何况,对于大荒域界的一些行情,在下作为一个外来者,并没有多少了解。所以,与其它部落交易千里传神时,究竟要定一个什么样的价格。要既让大家能够用得起,在下这边又不会太吃亏,也要前辈帮忙指点一下。”

“唔,这件事情,道友考虑的不错!”道缘至尊摸着下巴考虑了片刻,心里已经是有了主意,向叶赞问道:“老夫想了一下,倒是有了一些想法,只是想要向道友询问一句,道友是否能够接受大荒域界的一些交易之物。毕竟,我大荒域界之人受环境所制,无法如外域那样大肆开采矿产,对灵石矿也是同样如此。”

道缘至尊的意思,说白了就是两个字“没钱”。

当然,这不是道缘至尊要讨价还价,而是大荒域界的现实情况就是如此。可以说,整个大荒域界的人们,包括那些开启了灵智的妖族,相对于生活在外域的人们而言,就如同是生活在原始社会当中。只不过,他们的文明程度,又比真正的原始社会要高一些,或许有些像所谓的末日废土文明。

实际上,在天地崩裂之前,生活在大荒域界的人们,与外域那些人并没有多少差别。在那个年代,地上是有地仙存在的,而且也绝不是什么凤毛麟角的存在,因此荒兽对他们并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威胁。否则,他们完可以到如今成为外域的那些地方生存,没有必要一定要留在这里面对荒兽的威胁。

只不过,随着天地崩裂,世界本源受损,地仙渐渐的无法留在“凡间”了。没有了地仙坐镇,那些原本被他们当成资源的荒兽,也就顺理成章的翻身做主人了。

于是,大荒域界中的人们,就只能从原本舒适惬意的文明社会,不得不变成了艰难求生的原始社会。那些所谓的部落,有些是修道家族延续下来的,也有一些是原本的宗门变化来的,总之一切以利于生存为根本。

天地崩裂前的上古时期,这片土地上肯定是有不少各个宗门开采的矿脉,但如今九成九都被荒兽当成了巢穴。尤其是灵石矿,那灵石不光是对修道者有意义,对荒兽同样有不小的吸引力,恐怕都是最强大的荒兽才能占为己有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大荒域界中的人们,也就不得不放弃那些矿脉了,否则多少条命都不够往里填的。

叶赞是来自外域的人,外域的主要交易货币就是灵石,大荒域界这边的人拿不出灵石,那可不就是“没钱”嘛。

“哦,这一点,前辈倒不必担心,在下对大荒域界也不是算一无所知了,又怎么可能强求他们没有的东西。实际上,就我个人而言,即便是与其它域界之人交易,往往也不是以灵石来做为交易条件的。前辈去了摩夷域界,与摩夷教的道友们有过接触,不知有没有听过在下于摩夷墟市的那场交易?”为了证明自己对灵石没多大兴趣,叶赞甚至提起了在摩夷墟市上的那场交易。

大眼清纯美女天然治愈气质养眼写真图片

当初,在摩夷域界,叶赞炼制出天罡炼神丹,与外域各个宗门的人有过一场交易。在那场交易中,叶赞没有用灵石做一般等价物,而是搞了一场所谓的“易物大会”,只以感兴趣的物品来做交换。

“这个事情,老夫的确是听摩夷教的道友们提到过,还听说道友交换了一些我大荒域界所产的骨片。”道缘至尊点头说道。他既然知道,千里传神是玉清宗叶赞搞出来的,又怎么可能不提前做一些功课。而这件事情,也算不得什么隐秘,随便向摩夷教的人一打听,就能了解个一清二楚。

“不错,当初摩夷域界的传送法阵,与大荒域界的连接已经中断了上百年,因此在下也只能从别人手中换一些荒兽骨片,来满足一下对大荒的好奇之心。如今,在下亲身来到了大荒域界,面对这么好的一个机会,若是还要用灵石来作交易,那岂不是太傻了。”叶赞笑着解释道。

“可是,我大荒域界之人,对这千里传神的需求还是很大的。若是按照道友那样的交易方式,不知最后会收到多少类似的东西。倒不是老夫有什么舍不得的,只是那些东西稀少时还有些价值,多了可就不值什么了。”道缘至尊倒是好心,很是替叶赞着想的提醒道。

有道是“物以稀为贵”,那些荒兽的骨头,对于身处其它域界的人来说,可能还算是比较稀罕的东西。但是,在这大荒域界中,可以说别的什么东西都缺,就是不却这些荒兽的骨头皮毛之类的东西。

虽然,道缘至尊也希望,自己大荒域界这边的人,能够以很低的代价,从叶赞手中换来千里传神。可是,他也不愿意看到,叶赞因为这件事情吃亏,以至于对大荒域界的人产生不好的看法。

这千里传神,可不是天罡炼神丹,大荒域界需要的不是几部十几部,而是可能要几十上百万部。那么,叶赞还是只要些荒兽的皮毛骨头的话,这几十上百万部千里传神换出去,恐怕换回的皮毛骨头都能把战争堡垒给淹没了。

“哈哈,前辈不必担心,在下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要的。所以才需要前辈帮忙,与在下制定一个标准出来。然后,就像是用灵石一样,下品可以换成中品的,中品也可以换成上品的,甚至是换成极品的。”叶赞大笑着讲出了自己的打算。

“哦,既然道友已经考虑到这些了,那么老夫也就不多说什么了,就与道友讲一讲这大荒中各种特产的价值吧。”道缘至尊理解了叶赞的意思,心里也就没有了那些纠结,随后向叶赞介绍起大荒域界的那些特产。

大荒域界中的特产,其实不光是荒兽的皮毛骨头,还有一些植物也是颇有价值的。道缘至尊就把自己所了解的,关于各种物品的价值,尤其是那些比较常用于交易的,部分代替一般等价物的东西,给叶赞做了详细的介绍。

虽然,大荒域界由于环境恶劣,各个部落几乎如同一座座孤岛,一般是很少有相互交易的机会。但是,这并不是说,他们真的就完没有交易,否则那些从其它域界流入的千里传音,也不会被太多的人知道了。

而既然多少都会有一些交易,那么就如同原始社会使用贝壳做货币一样,大荒域界的人们对于一般等价物,自然也早就形成了一定的共识。这东西也并不复杂,并不是非得有权威机构印发,或者是强力做出规定什么的,无非也就是一个需求问题而已。一种东西,大家都有需要,同时既不是随处可见,又不是十分的稀有,就可以用来做为一般等价物,灵石和符不也是这样吗。

当然,在大荒域界,作为一般等价物的东西,并不是那么十分的规范。也就是说,不是只有一种两种东西,可以作为一般等价物来使用的,而是有多种东西都有同样的价值和功能。

比如说,有一种特殊的树叶,能够帮人掩盖身上的气息,为人在野外活动提供一层保障,于是就成了一般通用的一般等价物。然后,还有比如某种荒兽的骨头,既不是那么难以猎杀,又不是随便可以得到的,同时是用于骨器炼制的通用材料,也就成了一般等价物。

叶赞虽然通过一些资料,对大荒域界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,可还不至于达到事无巨细的程度。而这个时候,道缘至尊作为大荒域界的“土著”,就可以为叶赞提供一些有用建议,让他知道这当中该怎样取舍了。

总而言之,经过与道缘至尊的一番讨论,双方在千里传神的“定价”方面,有了一个对双方都有益的讨论结果。

“多谢前辈指点,此事便这样定下了!”谈妥一切之后,叶赞站身向道缘至尊拱手致谢,并接着说道:“接下来就可以让千里传神正式进入大荒了。”

对讨论的结果,道缘至尊也同样很满意,但是听到叶赞后边的话,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不由得有些为难的问道:“的确如道友所说,可以让千里传神进入大荒了,但是老夫却还有一个疑问,也不知该不该问出口。”

“前辈有什么问题,只管问就是了,在下定会知无不言。”叶赞有些好奇的说道。

道缘至尊犹豫了片刻,终于还是有些不吐不快的问道:“道友应该知道,虽然与外域各个域界相比,大荒域界的人口算是十分稀少,但那仍然会是一个比较庞大的数字。老夫想问的是,道友要如何提供,足以满足如此大需求的千里传神呢?”

以大荒域界的人口数量,即便不是人人一部千里传神,但对千里传神的需求仍然很大,前边也说了可能要几十上百万部才行。而以修道者的炼器能力来讲,哪怕尽量往少了算,就算是十万部千里传神,那也是一个吓死人的工作量了。

因此,在什么都谈妥了的情况下,道缘至尊却想到了“供货能力”的问题。前边谈得再好,你这边要是只能几天出一部,或着哪怕是一天出几部,恐怕也要等到天荒地老,才能满足大荒域界的需求。

“哈哈,前辈原来在担心这个!”叶赞不禁大笑了起来,倒也没有嘲笑道缘至尊的意思,只是觉得这个问题太简单了而已。

“道友还是莫要笑话老夫了,若是真有什么手段,还望能告知老夫,也好让老夫安心吧。”道缘至尊没有恼,而是苦笑着向叶赞说道。

“这千里传神的数量问题,前辈完不用担心,要不然就随在下去看一看,看看这千里传神是怎么造出来的好了。”叶赞知道,想要让对方安心,光说可能还不够,于是便向对方邀请道。

“哦,若是不妨碍的话,老夫也的确想再开一次眼界。”道缘至尊听到叶赞的邀请,立刻迫不及待的起身说道。

对于流水线自动化生产,叶赞如今已经不用太过刻意的去保密了,因此让道缘至尊去看一下千里传神的生产线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他也不怕道缘至尊起什么歹念,一来是对方的境界已经到了不会在意这种东西的程度,二来是自己有足够的把握应对一切威胁。

不说这战争堡垒上,之前布置的各种防护措施,叶赞手上的那块功德碑,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。

于是,在叶赞的引领下,道缘至尊来到了战争堡垒的工厂区域,在一间厂房中看到了正在不断的制造着千里传神的生产线。

说起来,除了叶赞身边信任的众人,道缘至尊还是第一个以外人的身份,看到这自动化流水线的制造过程。看着那长龙一样的机器,一条条整齐的机械臂来回运动,在下边快速移动过的产品上安装一个个的零件,最后组装成一个完整的千里传神,他顿时就被惊呆了。

“这……这这这……简直是……太不可思议了!”道缘至尊看着千里传神被这样制造出来,一时间被惊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毕竟,就像这个世界的其它修道者一样,他对于炼器这件事情的认知,仍然还停留在一个人拿着个坯子又是施法又是掐诀上。而现在,他所看到的“炼器过程”,不但是生产速度这么快,关键是居然连个人都不需要。